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泽华的博客

胡泽华的玄学资料存储博客

 
 
 

日志

 
 

《易道》用卷三  

2016-12-07 13:25:59|  分类: 命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品 开局设命
  用神、忌神,乃应用的工具。它就像数学的加、减法那样,既是小学的基本内容,也是计算数字的应用方法。但此法并不属应用的目的,也不属数学里的高尖精端,不过是初级入门的基础而已。
  当今论命,流弊多端。一方面,因受集汇的十神论局定格的技法所困扰而不能自拔。另一方面,虽以五行制化的正法走出了上述之困,但却又被用神、忌神的应用象所困惑而不能圆通。

  不能圆通者,乃没有法理概念所引起的流弊,属于缺失法圆理通的意识观所造成的。因之,就以用神的旺衰程度来充当方法论的终端了。于是,旺者断其优,衰者断其劣。只看其毛,不晓其肉。思维意识着在工具象上,事如看指忘月、守标待路。终了,因主体命象解不开,便随着大运、流年算算流水账了。
  囫囵吞枣之法,世人终究不买其账,并难免怀疑其分立用、忌神的正法性。故而,有人就乘机再推举出盲派及口诀之类的算命方法。
  其实,无论何派何法,都不能违背易理的一阴一阳的法理之道。由于分用、忌而立机辨,源于阴阳大总持,乃一切学术基础的切入点、总法则。只不过,各种学说、学术所分立的角度、名称不同罢了。或曰:体用、世应、我他、主宾、用忌等等。若抛开了这个切点,则辩证无凭、万说失机了。是故,初分用忌而立切点,是命理的宗根正要。其角度、名称不同,不妨正说。
  盲派的切点,立在了我他的概念上。这种分立的长处是:宏观上拥有紧凑感,微观上直接了当,呈对垒操作、契应做功的状态。又因盲视缺陷的生理特征所致,则心境比较安宁,于默默推算之际容易出象。
  其短处是:分类笼统,边界模糊,抓拿不易上手。故既便精道的盲师分辨纯熟,也呈哑巴吃饺子而心中有数的状态。因之盲师算命大都在试问、试断中开始的。当然,就像中医在望闻问切中诊断一番那样,其试断并无不当。只是,这样的短处就成为了盲派立论难的原因。何况,书面上的盲派并非真正的盲派。东扯西拽,拉杂混凑。基础切点不清,辩证立点不明。画虎类犬,不显真迹。
  盲人精道的并不多见,没有几十年的悟化,即便是走的进也未必走得出。死啃善悟是他们的强项,也是唯一的出路。而且,他们什么都不懂、也不需要懂,仅会摆弄那二十二个天干地支就已经足够了。这一点,恰恰是明眼人的短处。察言观色、睽探美景、时觅外应、博览多学,尽属明眼人入道难的拦路虎。由繁而入,由简而出,乃道的次第,拥有这种算命禅的盲师非常罕见。并不像今人推举的那样,背背口诀就灵验无比、神通广大。口诀,只充当着记忆链条的作用。真正的算命禅,发于法理、行于道法。法圆理通,技不碍道。道法无为,诸技无争。当然,仅掌握了方法论并非能够入道。须长期悟化,再省出味来。内在举心动念与之相契,外在言行造作与之相应。性行一处,内外同圆,方能逐渐进入状态。心底朗朗,善护定性,故这类人大都深居简出、淡泊名利。
  本来,习文著作益于传承及学术共荣。唯命理发乎法界共相,行于人文。它上触出世法、下覆世间法,非比戏文。故之除了精通学术之外,著者还应当兼备究竟的世界观、圆满的人生观作为素养的基础,进而从理从法地舍掉我见、我能,其著方能与天道不背而不至于遮蔽文慧、坑陷学说。或者说,命理学之所以存在忧患,乃起于我见的以物解理,行于我能的肆意阐发。接下来,就毁于情理不分、蛮冲横撞的我尊,败于袭讹传诈、江湖扯淡的我慢了。
  圆人说法,法法皆圆。愚人说法,法法皆愚。舍我而从理从法则为道业,即我他两利。持我而歪曲法理则是为造孽,即我他两害。起码,著者应该要有敬畏心而谨慎为之,方免诸患。愿与同道共勉。
  以用神、忌神立切点,这种分界的长处是:主观意识强,容易上手,抓拿具体,拥实质感。解注方便,扼要分明,也能各各分论。故之,学术性明显,益于立说,便于著作传承。
  其短处是:视点散乱,整体感差,容易呈单打独斗的状态。意识放不开,易生独享、占有的暗示。故之,抱住工具舍不下,也就着了用忌神的象。其实,这不是体系、切点的过失,而是误解了用忌神的概念所造成的。
  所谓用神,用者,应用也。用神就是应用的工具,拥有用神,就是拥有了做功的工具。旺者则为优工具,衰者则为劣工具,故以优劣断祸福。
  然而,发挥作用的工具才是好工具,做工大的工具才是真正的好工具。比如,旺炮、衰枪为工具,一炮打下一只蚊子,就不如一枪打下一架飞机了。
  合适、乘用的工具,才是好工具。比如,用导弹赶苍蝇,就不如挥挥手。
  物尽其能,发挥至极,才是好工具。事如,一辆收割机只收割一棵麦子,就不如一把镰刀收割了几亩。
  反过来,忌神同样是工具,不过做的是恶功罢了。
  因此,用神、忌神的功能,就是发挥作用。也就是说,用神的旺衰程度所表现出的祸福,只是工具象。其用神做功的大小,才是用神的功能象。论做功就需要合作,论合作就需要集体观念,即宏观上的体用意识。
  换句话说,用神、忌神是工具,做功是目标。目标明确,则体用、我他之机自现。故而,特置此品,开局设命,作为体用总程的提纲。所有切点,汇于一处,种种我他,不出此范,由此立下体用、我他的概念。

第一论 体用 我他


  世出世间,万事万物。内有所感,外有所招。相应相承,互为前提。故首启法理,示明众规。分其体用,立其辩证。一本一纲,辩证而操。学说之魂魄、学术之总持,立从定变,由之而出。


第一,命造之内,我、他的顺序如下:

(1)日干是我,日支是他。

(2)日柱是我,三柱是他。

(3)日主是我,七字是他。

(4)命身是我,命造是他。



第二,命造内外,我、他的顺序如下:

(1)命造是我,运、年是他。

(2)实神是我,虚神是他。

(3)大运是我,流年是他。



第三,我、他之间,其作用关系如下:

  我为主,他为宾。在命局中,宾充当主的所使,主承受宾的侍伺。局内与局外之间的关系,其作用力是单向的。比如,大运、流年可以作用于命局,命局不可以作用于大运、流年。虚神可以作用于实神,实神不可以作用于虚神。


  总之,我、他之说,发乎阴阳,入之体用,是应用发挥用、忌神而断应事的总法纲。持此法纲,切入辩证。以理为体,以法为用。逐而推之,则为断应事。
第二论 日主 命身
  我、他互设,乃相对存在。相对者,其我真在乎?比如,人体的四肢百骸,处处都是我。但逐以细窥之,却一一皆属我所有,而非真“我”。故前哲曰:我思故我在。释迦牟尼说的更彻底:见、闻、知、觉之性是真我。
  看来,时时处处代表“我”所存在的身体,不过充当着真我的壳子而已。难怪,有的人被车撞刀砍的血肉模糊了也不会死去,而有的人却只受到一点小意外就忽然地死去了。可见,我们身体里的那个关乎性命的我,与祸福的大小不是成正比的。其实,命造结构里的那个真我,也复如是。设日干为我,难道全局非我乎?若全局是我,又为何独设日干呢?比如:
  日弱之造,日干主为用神,且代表着“我”的所在。此日干若遇运、年强克之,命造主也未必伤身或死亡。而有时候因为运、年冲克了日干之外的其它干支,却也许就伤到了造主人或死亡。
  综鉴,命造中的日干主,并不能代表真我的所在。那么,命造中的哪个干支才能够充当真我而代表命主的夭寿所在呢?今设之,谓命身。
  也就是说,日干是一造之主,掬此,应全局的富贵贫贱的程度。命身是造中真我,掬此,应命主的延岁寿龄的长短。一主一身,两应分论。上契阴阳天道,下合互变世事。富贵不昧夭,贫贱不昧寿。富贵贫贱与夭寿,互不掺扰,方能符合自然正理。
一、日弱、从旺的命局:
(1)印枭为用,并临日干周围,绶生日主,是为命身。此印枭不论强弱,皆为命身。
(2)印枭不现,或现而远隔日主,则借比通印立命身,或以日干的通气正根为命身,或以日干的坐根为命身。
二、从弱、日旺的命局:
(1)印枭为忌,并临日干周围,孽生日主,是为命身。此印枭若临天干,且漂浮无气,则不论,转日支为命身。
(2)印枭不现或现而远隔日主,则以日支为命身。
例1.
  日旺,用财官伤,忌印比。明相夏言造。双杀架势,北运发荣。命身在枭寅,坐支为忌,失制为殃。双枭成势而抬,名、寿两危。甲寅运,枭神透,恶神坐堂,被斩。
例2.
  日旺,用财官伤,忌印比。财官得用,学能两强。命身在枭为忌,根刃统时,寿阻不测。唯靠日干泄之,是为安顿。官杀克日本美,但日得杀束,就弱不泄枭,前后相背矛盾。丁酉运,甲申年,伤官泄日本美。枭旺为凶,忧闷难解。乙酉年,与上司发生矛盾,蹊跷而亡。
例3.
  日弱,用印比。命身在枭,杀枭不背,南运发荣。杀星结局,入室为祸,但身心无殃。唯杀统时,无子女。又双杀架势,终将官狱。
例4.
  月旬空,日旺,用财官伤,忌印比。数刀捅死被其撞伤者的药某造。命身在枭,通根刃,旺而双架在时处,寿阻恶名扬。壬申运,日主临羊刃,祸将起。庚寅年,运、年对冲,杯弓蛇影,丑冲未,戌月刑全,祸发。
例5.
  日主旺相得帮,坐杀两伤,故从旺。用印比伤,忌财官。丑晦戌,通气有情,命身在丑。戌受冲,入丑(库包行功),金水两伤。财克之,丑伤尽,寿阻。丁巳运,丙戌年肝病,戊子年亡。

例6.
  日弱用印,印为命身。虽然杀星逢生,为恶在日支,但身心健康。
例7.
  日弱用印比。无印,日支羊刃为命身。鬼星在时,临马克之,必应外伤(其寿也有小阻)。辛未运,乙酉年,运、年引动亥,亥月车祸,重伤。
例8.
  午未合,上破丑,下破子,财星库根也被拔,故从旺。无印,日支羊刃为命身。左泄右冲两伤,寿有大阻。财逢生,合身主贫。愤财愤官之式,颜回造。辰运杀得局势,冲之为猛,突逝。
例9.
  丙生戌月旺相,丑晦救应。故日旺,用财官伤。枭神漂浮无气,日支申财为命身,左右两伤。命主刚降生,父来起名,断其有心脏病,在右心房。忙复查之,果然。

例10.
  日旺,用财官伤。日支戌为命身,旺比伏吟,七杀无情。断其出生处,座老坟地,身带虚病,以虚转实,为心脏病,果然。枭远隔,日支戌土,是命身,恶而无制,寿阻无疑。

例11.
  己生丑月,休囚有气,幸得枭神,相并通根。故日弱,用印比。枭神为命身,苗泄根伤,无学。尽管官合欺身,肢存伤,但官枭不背,身健无病。
例12.
  日弱用印比,无印。通气正根在戌,是命身。官伏相叠,身世贫寒。丙辰运以前,诸事倒逆。只因命身在时,制官得隘,官凶也无咎。此命不但得寿,且必后荣。

例13.
  子生寅,叠力克辰,势从。唯年寅泄子,救应辰。故日弱,用印比。命身借比在辰,日支得生而强克之,属二次受伤,寿大阻。财杀相生,克日主而获刑。戊寅运,乙亥年,枪毙。

例14.
  日从弱,命身在日支。用神不谐,左右两伤,寿将有阻。戌午成局为用,就业于国有大企。丙午运,日主在单位,总是受卡。判其腰不好,将在甲午年,开始有病,起于肝经,现于分泌系统。乙未年将病重,寿临大碍。

例15.
  日主从弱,日支为忌,是命身。寅合泄亥,午失制为殃。寅临马属风,被风扇旋落而伤。杀星为子,合者为婚事。木属气,为儿子的婚事,生气伤身。

例16.
  日弱,用印比。辛比戊强,泄印无学,命身在丑。

例17.
  双刃伏合,破冲,杀失根。从旺,用印比。壬比辛强,泄印无学。命身在辛(命带官狱,但必逃脱。)。

例18.
  日旺。用财官伤,忌印比。甲比癸弱,泄印无力,无学。命身在癸(命带官狱,且很长。)。

例19.
  日弱,用印比。丑两伤,命身在戊。二婚。

例20.
  未戌相并有力,破辰冲,癸印失根。从财官伤,忌印比。印根伤,属漂浮,命身在日支。

例21.
  财杀叠生,攻身直克时根,幸得年支救应,时刃虽伤,但得救应,通气能用。日弱,用印比。命身在时刃。(头脑简单,且应官狱。)。

  总之,以后理论涉及到的干支旺衰、力量大小、性情好恶、隐显向背、势敌力寡、传递方向等诸多权变,都是为了判定日主、命身的定数状态和运、年的变数状态。
第三论 印、枭应事异象
一、在印比为用的命造中,因为印枭属命身,故之大怕日干泄印枭。比如,运、年作用中,日干增力本美,但此际却会出现:因日干主得力而泄印枭所引起灾祸的异象。
  若原局中本来就日强泄衰印者,则属命身自伤。既不好学,重者寿限有碍。
二、在印比为忌的命造中,则与上说相反。比如,在运、年作用中,日干减力本美,却因耽误泄印枭而引祸。

  用、忌反功,因福引祸。当然,祸福大小为局中所原存的。
例1.
  日旺。用财官伤,忌印比。印星通根,坐支失位(性情)在时处,这是外伤的标志。戊子运,甲申年,财星耗甲,日本美。甲衰耽误泄印(对印而言,是伤官见官,或曰伤官见官变性。),应车祸。财耗身,获赔偿。

例2.
  日旺。用财官伤,忌印比。印星通根,坐支失位,克身在时处,外伤、离婚的标志。辛巳运,杀入室本美,但印旺祸起。甲申、乙酉年,财来耗身,日干本美,却耽误泄印(伤官见官变性)。先是车祸,后是因外遇,法庭败诉而离婚。

例3.
  日旺。用财官伤,忌印比。双印架势,发用生身(功能层),乃除名之象。唯靠日干,强旺互泄。此属,日旺的命造而怕日弱。坐辰为用,但逢双未欲吞之。未辰不交,中焦不通而病。己亥运,官地本美,唯印旺而凶至。己土泄丙之年,乙木失治而逝。

例4.
  日旺。用财官伤,忌印比。印星群架,根通羊刃,寿阻臭名。印旺,唯靠日泄,方可安顿。乙巳运,食神入室,泄身本美,丁丑年,食透泄日干,支结杀局,束身有力,日主迅衰而得利。不料,因众印无泄而被杀之,且得臭名。

  总之,略举几例,就是为了说明,因印枭是命身,与日主相邻之故,再遇运、年直接作用于日干时,就会出现与用、忌神反功的应事现象。尤其,遇财来耗日,对印而言,属伤官见官,应事至为明显。不明原因者,往往会疑心丛生,怀疑立错用、忌,甚至否认法理。上述异象,学者当知。命身之机,万人万象,法无定法,唯理可循。植苗待壮,为后立说。

  惑问:命身、异象二论中,同样是印枭为忌而夭的命造。为何有的应凶死并得臭名,有的只是应死而无臭名呢?
  区别在于,局中是否见到有根气的财星。所谓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即使局中财星不制印枭。但恰如,不打贼也吓唬贼。盗贼致祸,遇境与此同理。以此为举,财、官、伤、劫应福、应祸,大小有别,妨此而出也(论五行得用)。

  比如,上列明相,夏言之造:壬寅 丁未 丙寅 壬辰。忌比劫,杀星得用,架势统时,必大贵。双枭抬势,入室为忌,包藏祸兮,必性恶寿阻。无财星呼应,必凶死恶名。丁劫强立失位,宾欺主,合制杀星,必傲慢无礼为起因(此命忌比劫,杀星得用,故显能得贵。丁火秉堂为文,制之得文。)。

  那么,印枭为用而夭的,及命身临地支而夭的呢?
  前者,无非是财星叠生,制印重,且无救应。区别在于,局中是否见到有根气的比劫。后者,循理随类而解。当然,不要局限于寿夭事象,重在明理知意,反复玩味,详熟此理。则步步为营,沁入学道,久之一知百用,叩若钟应。
初层小结

  本章层为理性论命,是命理体系的基础。持此而设,曰初级命理。学者首先要明晰概念,方能以理寻纲。
  概念总结,秉阴阳大总持,则形成了八种有机概念。即阴阳辩证八分开:
  (1)旺相休囚与五行制化,两分开。………… 判旺衰。
  (2)用神与忌神,两分开。………… 明善恶。
  (3)判旺衰与断应事,两分开。 ………… 明章法。
  (4)日主的枯荣与命身的夭寿,两分开。………… 明身、主。
  (5)命造的定数与运、年的变数,两分开。………… 明体、用。
  (6)命局的静态与动态,两分开。…………明趋势。
  (7)用、忌神与做功,两分开。………… 明轻、重。
  (8)正用与偏用,两分开。………… 明次第。
  概念分开,层层两张。发乎阴阳,入之辩证。持之,从法入理;用之,以理示法。互承、持用不背,皆由阴阳辩证八分开的基础概念而展开的。此乃命理基础的总法纲,谓阴阳统领全纲。
  理性论命,以八字构架为骨,以干支互透关系为筋,以五行制化为依据,以用神、忌神辨好恶,以做功趋势为终归,曰筋骨命理。芸芸众生,万人万象,每一位命主都与众不同。千差万别之机,源于命纲、命眼。何为命纲?先分用神、忌神,后分主忌、主用,二级分割,则显脉络。何为命眼?一为四局之辨的扶抑局与从局之别,二为各品及论点之别。命纲一立,再将命眼有机地串联起来。辨四局,提命纲,察命眼,逐步递进,由生疏而成熟,由粗简而精道。持此以往,抽丝拨茧,则命主的奇遇异象随纲而出、着眼而现。继而每每体味把玩,长期不懈,心神凝贯,举一反三。顺逆相协于法理,左右暗联于辩证,内外潜通于天道。久之相就,熏陶默化,习作同步,崇理尚法。思维意识依法而立,行为造作依理而标。料凶吉祸福为他用,契入法理意识为我用。如此,道门以现,不欲道而备道也。
本章层主要论点中的概义如下:

01、法理莫过于解易 21、伤支莫过于盖顶
02、提纲莫过于阴阳 22、清正莫过于督气
03、基点莫过于五行 23、奔驰莫过于牵马
04、制化莫过于分属 24、散失莫过于马奔
05、初设莫过于四局 25、处世莫过于混局
06、辩证莫过于用忌 26、提携莫过于拔飞
07、入门莫过于旺衰 27、待机莫过于关隘
08、功夫莫过于八点 28、把总莫过于统时
09、法相莫过于旬空 29、发功莫过于得用
10、技巧莫过于冲合 30、有意莫过于通关
11、突猛莫过于逢冲 31、放荣莫过于得主
12、变质莫过于合变 32、善用莫过于变性
13、中心莫过于日主 33、我他莫过于体用
14、寿夭莫过于命身 34、宾主莫过于虚实
15、主气莫过于月时 35、运年莫过于三式
16、威武莫过于羊刃 36、相作莫过于二功
17、潜通莫过于互透 37、近身莫过于堂室
18、异地莫过于庚辰 38、正反莫过于二吟
19、劲道莫过于叠力 39、流转莫过于轮值
20、制干莫过于伤根 40、参断莫过于六兽

筋骨命理,以五行制化为宗,属硬碰硬的最基本的天道之理。它昭示的是,人生现象的成败将取决于是否努力奋斗的这一类群。
用神得生则勤,忌神失制则惰。
得主气者则能,得辅气者则庸。
督气发功则清,任气发功则浊。
趋于破格则败,趋于做功则荣。
得正用者则尊,得偏用者则卑。
  于是,该勤惰、该荣辱、该清浊、该尊卑、该寿夭、该能庸、该正邪,其凶吉分别依法可睽、祸福端倪依理可鉴。
  世人竭力呐喊:“只有努力才能改变命运。”这话虽没错,但也是一句大白话。
  万事万物包括凶吉祸福的现象都是相对存在的。相对存在的事物,皆由先天法和后天法组合而成。先天法乃立,后天法乃从。立者则不易,从者则变易。先天法若轴,后天法若轮。先立后从,内定外变。
  先天法事如生活中的吃喝拉撒睡及生老病死等之类。后天法事如生活中的学习工作等之类。
  如是,先天法与后天法的体用关系所致,人们生活中的“努力、改变”之谓,只能针对其后天法有效,而对于先天法是无效的。并且,其后天法的努力、改变,也只能随顺、围绕着先天法而进行才是合理的、智慧的。不然,假若努力改变其先天法的话,那么则属另类的愚痴愚昧了。因为在自然法则面前,我们永远也无法改变那吃喝拉撒睡的先天习性,更无法改变那人类生老病死的先天宿命。
  命理学所表达的凶吉祸福现象,乃概括了人生定数的先天法和历程变数的后天法。正确地认识、理解、应用命理学说,并打开法界观的思想认知,其道理也复如是。
  虽然人们需要积极向上的精神来安顿人生的迷茫。但以先天法与后天法之间道次意识观衡量,明了天、地、人之间的造化关系而树起安身立命的中轴来,既是究竟世界观、圆满人生观、定位价值观的基础,也是后天努力改变命运的前提。先定后变,内轴外轮。命由己立,福自己求。我不欺道,道不欺我。内外和谐,自然而行。此际,其所谓的努力改变的后天法,才不至于违背自然法则而凑效可行。
  随着层层品品的不断深入,自用他用相就递进,也就逐渐契入法理之门。以法为体,以理为用,最终勘破人生现象与法界之间的依正关系。万般幻化,凶吉福祸,不过为缘聚缘散的流转现象。亘古不变,契应时空,唯道法才显一真。据此,知假而明真,知法而明理。自能以正知正见的世界观、价值观来面对人生的种种际遇,由之而觉悟到生命历程的最佳意义:莫过于垂规斯律、承顺自然造化而升华本我的人性!
  法理照心定,心定自立命。立命则安身,安身即本分心现前。居本分心者,则能善待祸福。善待祸福者,则能随缘乘道。心定同轴,安身立命。行作共乘,契应共轮。或者说,学习、应用命理学说的过程,就是安心立命而乘入道法之门的修行过程。在学习中彰显人性、解放身心,个中甘味,饮者自知。
法理不明,撕裂孤设,事如拆飞机之功、搜零件之能。单从理者,自谓正宗,多闭门造车而隔靴挠痒。单从法者,游离大道,多泛持神煞而流入玄秘。二说异呈,臂膀相搏,不顾天下易说乃一理一法之道。究其二说的原因,乃缺失了法理意识后,被以物解理的思维模式占据了主观意识所造成的。从而,以讹传讹、妄立臆说,前谬未除,后谬又出。例如,将易理、命理榜媚于科学。现代科学观为单维空间事象物象的有限量,而易理命理观为全维次时间空间法相理相的无限量,二者不是同一个维次意识观的产物。就如宗教、中医或各类艺术、文学等,都不能标榜于科学那样。事实上,将种种社会活动都戴上科学的幌子,并不符合文明进步的正常现象。
  法理混淆,贻害学说。有理无法者,则理说不通。习者多着于事象物象的四向、五材、十神等名称象上,故偏持于类属象而为之,即热衷于调风水、改名字、改命改运等为命学宗理。有法无理者,则法说不圆。习者多着于神煞、神通、符咒、鬼魅等玄乎象而为之,即热衷于化解、破煞、催财催官等为命理正法。
  其实,前者乃无性之理,后者乃无行之法。伪理伪法之故,二者不能兼顾,终积流派之别,甚至相抵相争。其摸象之争是小,而入道无门是大。宗纲不振,弊端肆臆。习作两亏,难受正益。心浮气躁,欲得欲能。道门没入,反坠玄门。神神兮兮,秘秘怪怪。吹吹侃侃,自别常人。利他不及,祸已有期。久之垢病叠积,招世人侧目。命理学说的信誉危机,由之而孳。
  自古有叹:治易不易,命理尤难。法理互承,二说唯一。一说理的行,一说法的性,一体一用才显真。合说一功,不明两废。

  学习命理,至少需要十年时间的打磨,才能走得进而沉淀之后又能走得出。初学者,第一层大概需要三至五年就能基本纯熟,在此基础上方可后学(拥命理基础者别论)。二、三、四层各需一年,后四层各需半年。如此循熟渐进,即是捷径。只有打固基础,方能捕捉到命纲及命眼。当然,若能通篇浏览之后再逐层分学,则有益于宏观认识及学术脉络的节奏感,其学习效果将会更好些。

  万事万物,不脱法理。法乃其性,理乃其行。体用互承,法理轮转,为命理脱胎易理的指南。
  命理学之载体,以法为体、以理为用。先法后理,乃硬件,事如基础骨架。命理学之应用,以理为体、以法为用。先理后法,乃软件,事如脉络神经。前后二者有机地融为一处,从而滋生出皮肉、脏腑等,也就逐渐构成了完整的学术体系。初章层设载体为基础,后章层设应用为伸展。
  或者说,在本章层的基础上,第二章层才进入实用论命的阶段。前章层注重理的行,后章层注重法的性。即本章层是依理性展开的,后章层的内容是依法性而展开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